章节目录 第63章:异国的纹身(一更)

作品:《花开花落花满盈

    “你放开我,你个死gay!”

    “你再不放开我,我喊人了!”

    “救”就在季晓晨刚要开始喊的时候,韩暮晨当即抬起s将她的嘴捂住,不让她发出任何的声响。

    此时的季晓晨看着这个她还并不是十分了解的男人正在一步步将她拽向他的黑色跑车之际,她更是当即有些惊恐的睁大双眼。

    一双越发明亮的大眼睛不停地乱转,与此同时,她想起了她的跆拳道老师之前教她的那些专门整治s狼的招式,这会儿刚好可以拿他练练s。

    说是迟,那是快,只见季晓晨当即用力握住韩暮晨的s臂,一个大力便将韩暮晨身体腾空,与此同时也将他撂倒在她的前方。

    而此时的韩暮晨不由得有些惊恐地瞪大双眼,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他已经被面前这个个头比他矮上许多的女人撂在了地上。

    韩暮晨做梦也不会想到她居然力气这么大,更加不会想到她居然会功夫!

    在韩暮晨被她撂倒的那一刻儿,季晓晨当即走上前将膝盖抵在他的x口处,与此同时也束缚住了他的一只s。

    见比她高出许多的男人被她这个弱女子制服,她还是蛮有成就感的,随即扬起一脸得意的笑容。

    “说,服不服!”

    “小样!和姑奶奶我来这招,你小子还嫩了点!”

    “你这级别顶多能算是姑奶奶的陪练,哦,不,陪练都算不上。”占尽上风的季晓晨不禁有些嫌弃的说道。

    “你现在乖乖求饶我还能饶你一命,趁着我现在心情还算不错,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吧!”季晓晨一想到他以前处处为难他的嘴脸,她不禁想到:真是风水轮流转,你也会有今天!

    与此同时,季晓晨故意将他的s臂抬高,势必要让他求饶不可!

    “疼,轻点!”被人q在身上的韩暮晨,他唯有选择求饶,毕竟这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冒犯季小姐。”韩暮晨不禁想到:这是他人生中最丢脸的一幕儿,千万别被别人看到。

    韩暮晨的求饶声让q在他身上的季晓晨当即放过了他,与此同时,她站在他身侧依旧是一脸得意的笑容,更是当即抖了抖手,脸上的表情更是傲娇的恨!

    “这还差不多!”

    “你怎么还不起来,难道还没被我欺负够!”季晓晨看着依旧躺在地上的韩暮晨,她不禁在心里想:这个gay难道还有求虐倾向。

    “你爱起不起,反正我可得回家了!”说完,季晓晨便抬起脚打算离开他。

    正当她要抬起脚之时,却被躺在面前的这个男人用双s抱住了脚h处,这便是俗称的抱大腿。

    而韩暮晨的这一举动无疑是让季晓晨有些恼怒地低头想要将脚从他的双s间抽离出来。

    “别走好吗?”

    “送我回家好吗?”

    “能陪陪我吗?”季晓晨低头看着韩暮晨抬头看向她时略显无助的小眼神,她不禁想笑,没想到堂堂一个大总裁居然也是一个骚包!

    “看在你态度还算好的份上,再加上姑奶奶心情不错的份上,就勉强送你回去吧!”

    “不过,在送你之前,我得先确认个事情,你还打算开我吗?”季晓晨的话明显有威胁他的意思!

    “不不不,不开了,我现在还哪敢那。”

    “不过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你确定你是女人嘛”在韩暮晨将身上的灰扑掉后,他站在季晓晨身旁,望着这个个头不高的女人,不禁用双眼从上到下的打量她一遍!

    “看什么看,你是不是还想被我削一顿儿!”说话间,季晓晨表情微恨,与此同时连忙扬起小拳拳!

    “行,我怕你了,还不成吗!”出于保护他这张帅到掉渣的脸,他连忙抬起s护住他的脸,更是当即求饶。

    这一刻儿,他望着这张和萧舒雅长的一样的脸庞,不禁想到:这世界还真是奇妙,明明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却拥有着不同的性格!

    “”

    略显豪华的黑色房车内,林飒的身旁坐着一位身着黑色风衣的女人,而她的头上戴着一顶足够遮住脸庞的大檐帽,而为了不让人知道她是谁,她更是特意戴上一副黑色的墨镜。

    墨镜背后的她化着精致的妆容,娇艳的红唇白皙而细腻的脸庞,在瀑布般的长发的映衬下也能让能猜到这个略显神秘的女人,她一定是一位绝美的女人!

    坐在身侧的林飒,今日的他穿着一身奢华的黑色西装,而他此时的目光不禁锁定在坐在身侧的这位略显安静的女人身上。

    此时的林飒,他心里清楚的知道,在这一刻儿,他已然被坐在身侧的这个女人所吸引,也在这一刻儿,他a上了这个比他年龄小许多的女人。

    只是这样的情感,他还不能对她讲出,他甚至担心当他讲出之时,坐在身侧的女人便会选择离开他,而他唯有选择将他对她的这份情感深深地隐藏在心里。

    车内越发地安静,而萧舒雅的目光却一直锁定在车窗外,她并没有注意到林飒过于惹眼的目光。

    “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会想去那个地方?”林飒略显低沉的嗓音在略显安静的车内越发地明显。

    “你听说过狼道这个故事吗?”

    “狼在将猎物杀死之时,它们便会围着猎物转上一圈,而留下独属于它们的印记。”

    “而我就是故事中那个被狼杀死的猎物,而重生之后的我再也不想留下独属于狼的印记。”萧舒雅的目光依旧望着车窗外,而她略显伤感的话语也让林飒听得一知半解。

    也因为萧舒雅的话,车内再次变得尤为寂静,直到黑色的房车缓缓地停在了一个略显神秘的地方。

    “”

    一家位置有些偏僻的小店内,当他们走进之时在略显昏暗的灯光下,店内出现了一位身材有些圆润的b国女人。

    女人有些好奇地打量着在大晚上穿着神秘的林飒和萧舒雅。

    “二位打算纹身吗?”这个身材圆润的女人,她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而她的s臂上纹着她喜欢的式样,脸上的妆容在灯光的映衬下有些微浓。

    一开始,萧舒雅并没有急着回答她的问话,她慢慢地靠进挂满纹身式样的墙面,仔细地观摩着上面的每一张照片。

    而这个身材肥胖的女人,她也没再急于开口询问,她只是觉得这个身穿黑色风衣的女人,她的一举一动都尽显优雅,更是让她不由得沉沦在她的一举一动之中。

    ()